從水滴籌再看互聯網金融業態

余豐慧   / 2019-12-04 15:38 發布

timg-444.jpeg

大概看了一下水滴籌的介紹,應該說發起籌款救助無錢醫治病人初衷是好的。即是按照規定抽取一定比例的管理費用也無可厚非。關鍵在于不要為了平臺自身利益把本來就非常富裕,完全可以負擔起醫療費用的家庭也拉來籌款,透支捐款者善心,傷害捐助者的自尊,損害公益慈善的公信力。

目前,中國公益慈善的公信力基本下跌到低谷了。已經不容繼續傷害了。比如,把百萬房產,有房有車者也拉進來募捐,平臺為何如此積極呢?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有較大利益在其中。當然,至今看不出在這些救死扶傷善款籌集中,平臺自己管理費比例是多少。

同時,這種帶著金融性質的慈善公益募捐應該有制度管理規定,也應該適度監管,防止走樣。特別是要有善款使用的監督機制。這其中包括這類公益慈善籌集的資金必須實行第三方資金存管制度。即:籌集來的善款必須進入有銀行等第三方負責資金用于存取的專戶進行管理。就如同今天的證券客戶保證金交易結算資金由存管銀行管理一樣。對資金實行第三存管管理制度比這類公司的風控制度更重要。因為慈善公益募捐資金沒有信用業務。

再者,在醫院地毯式發動募捐的人員捎帶代賣保險,商業搭車公益慈善總感覺不那么合適,也容易損害或者影響本身公益項目效果。不過,水滴籌的一個客觀事實是水滴籌僅僅是水滴公司的業務之一,水滴公司包括水滴互助、水滴籌以及水滴保。公開信息顯示,水滴保是2017年由保多多推出的互聯網保險銷售平臺。水滴籌在發展業務中捎帶推銷本公司保險就合情合理了。

更值得思考的是監管應該對新金融包括互聯網金融、金融科技、加密貨幣、區塊鏈金融的監管進行深刻反思了。基本大勢必須明確,新金融打壓不下去的,包括互聯網金融在內,無論如何打壓,它都會換個馬甲冒著泡泛起來的。

從水滴籌“歷史”看,據天眼查信息,該公司2013年創建之初名為北京微眾文化科技有限公司,由水滴籌創始人沈鵬全資持有。2013年正是中國互聯網金融的元年。根據天眼查數據,水滴籌近年籌得兩輪融資,6月披露的10億人民幣C輪融資投資方包括中金資本、凱智資本、高榕資本、元鈦基金、騰訊投資、博裕資本,3月披露的B輪融資投資方有創新工場、IDG資本、藍馳投資等。

這么多大資本進入不是來學雷鋒做奉獻的,這不符合資本的天性,而是來追求利潤回報的。資本追求高額回報的屬性,與水滴籌公益慈善屬性很矛盾的。其實,這些資本看中的是水滴籌的互聯網金融平臺性質在未來的高額回報。也就是說,一張可以網絡全球的互聯網,即使你把P2P扼殺掉了,全部關閉了,它早就換個馬甲甚至改頭換貌出來了。而在你根本不經意的時候。當你注意到的時候,它早就已經壯大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因此,對于新金融的監管絕不能一刀切,切一刀。而應該順勢而為進行引導。誰違法查處誰,誰的孩子誰抱走,有幾起違法查處幾起。嚴厲打擊違法越界金融,同時保護好良性合法發展的新金融,鼓勵金融創新,才能發揮好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真正作用!


已經有0人打賞共0水晶幣
贊(25) | 評論 (7)
分享到:
2019-12-04 15:38 來自網站 舉報

pk10回血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