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華爾街S01E02》觀劇金融指南

阿操1985   / 2019-12-05 12:06 發布

持續更新

后續更新請關注【密斯特原】

大富翁是1903年一位女經濟學家伊麗莎白·瑪姬所發明的,但是大家不知道,其實最早有兩個版本,第一個版本是鼓勵大家平均創造財富來完成這個游戲,當然這個版本不大受歡迎,我們已經看不到這個版本了,所以留下的就是現在的大富翁,「壟斷」。

現在所有地產發展商都是用同一方法,買下整條街,先壟斷再決定怎么發展,也就是我們現在玩的大富翁,一個人獲勝其他人破產就可以結束這個游戲。



伊麗莎白·瑪姬出生于1858年,自幼受到父親的影響,學習了很多政治、經濟知識。那時候瑪姬的父親作為律師跟著亞伯拉罕·林肯(美國總統)、以及《芝加哥論壇報》的約瑟·梅迪爾(當時美國最有影響力的新聞記者之一,林肯的好友)在伊利諾斯州游走,與史蒂芬·阿諾·道格拉斯進行政治辯論。

在 1902-1903 年期間,為了反映當時資本主義家壟斷市場的現象和危害,瑪姬根據喬治主義的經濟原則設計出了《大地主游戲》,用游戲這種更容易理解的方式向人們演示富足的地主如何通過租賃變得更富有,而租客則變得更貧窮。她特別希望孩子們在玩的過程中能夠對社會經濟有所了解,感受到資本主義繁榮背后隱藏的社會不公,對這種現象保持質疑,長大后有所作為。

劇中所提到的第一個版本叫做「繁榮」,在繁榮規則下,土地并不只屬于玩家個體,而是由所有玩家共享。因此,只要有一名玩家通過發展土地賺到了錢,那么所有其他玩家都可以分享到獎勵。當場上資金最少的玩家也已經賺到初始資產的兩倍時,所有人都一起贏得了這場游戲。因此,這可以視為一種「合作」性質的模式。

第二本版本才是「壟斷」即玩家必須通過不斷購買房地產,收取相應的過路費來積累財富,獲勝的方式是其他玩家的破產。然而最后將游戲推廣的公司只保留了第二個版本,設計者的初衷也被否決,「這一做法豈不是資本主義在諷刺資本主義」。

如果想要更加全面的了解大富翁,推薦閱讀Mary Pilon所著的 The Monopolists。

1997年正值亞洲金融風暴,葉抱一教授在課堂上與兩位金融管理部特別顧問一起玩大富翁,他們希望最年輕的經濟學教授葉抱一能出來「救市」。



簡單來說,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的起源于泰國,泰國政府高估自己想要將其建設為東南亞乃至整個亞洲的金融中心,于是制定了政策允許外國金融機構的資金自由進出泰國,而不需要經過央行的監管。

大量的海外資金進入泰國,使得泰國經濟一片繁榮,但這些資金并未流入實體經濟。以索羅斯為首的國際投機資本開始大量拋售泰銖,泰國央行也作出反擊購買泰銖穩定匯率,但隨著外匯儲備的消耗殆盡,泰國財政部長的辭職,市場恐慌情緒加重,泰國只得采用浮動匯率制,于是泰銖暴跌,整個東南亞相繼被攻陷。



聯系匯率是一種固定匯率(fixed rate),即將本幣與某特定外幣的匯率固定下來,并嚴格按照既定兌換比例,使貨幣發行量隨外匯存儲量聯動的貨幣制度,香港當時是和美元掛鉤。聯系匯率脫鉤即為不再與美元掛鉤,而是浮動匯率(floating rate)兌換比率沒有上下波動幅度限制,由外匯市場的供求關系自行決定。



劇中所處的時間應該是1998年8月,港幣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國際炒家的攻擊變本加厲,此時外匯市場有300多億的外匯賣盤,如果不采取行動就沒有了。

這時葉抱一分析因為東南亞金融危機導致原油和有色金融需求降低,會使得俄羅斯股票下跌,索羅斯持有很多俄羅斯股票,需要資金去保,而如果在香港把索羅斯的資金托住,他就有可能會輸。葉抱一將建議提議給部長,部長同意了并說「雖然是錯,但是會贏」。



其背景是8月14日起,港府毫無征兆的突然入市干預,發起了絕地反擊。購買恒生指數中33種成分股,拉動指數攀升;在遠期外匯市場上承接國際炒家的賣盤;動用外匯儲備來維護匯率和利率穩定,承諾持牌銀行可以將其結余的港幣,按1美元兌7.75港幣的固定匯率向金管局兌換美元。

港府的反擊經過精心策劃堅決而有力。隨著市場信心恢復,國際炒家眼看戰斗機會已經消逝,只好悻悻退去。從雙方來看,港府此役花費了 150 億美元左右,但是隨著股市回升,購入的股票有相當的盈利。最重要的是入市干預成功保住了聯系匯率,挽救了市場對香港的信心危機,使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進一步鞏固。

葉抱一酒后吐真言,課堂說的不一定是合理的,這個世界根本沒有自由市場這一回事,我們這些懂經濟的人應該聯合在一起,主動干預市場,維持市場的平衡。于是Cash由此成立,作為對付金融大鱷的白武士。



亞當·斯密最早在《國富論》中提出「自由市場」與「看不見的手」,一些經濟學家便用這些概念主張應限制政府在經濟事務中的操控,讓市場機制發揮調節資源的作用。反對國家干預經濟,主張社會一切經濟活動通過市場機制自行調節。

而凱恩斯主義則主張采用政府干預經濟的政策以實現充分就業和經濟增長,只有實行政府干預經濟才能使現行的經濟形態免于全面毀滅,才能使個人的動力得以有效地發揮作用。

當時這兩派學者爭論了很久,無法得出統一的結果,目前看來全世界也不存在完全自由的市場,政府應該合理適當地對市場進行調節是目前的主流。

2008年,文啟山等人找到葉抱一,想請他幫忙處理手上200億的資產。張融把葉抱一拉到甲板上指著一幢幢大樓,「如果我們倒了,整個城市也會倒」。

Too big to fail.



這里的200億貨指的應該是CDO(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一種證券產品,簡單來說就是將房貸、車貸、信用卡等等各種各樣的債券組合在一起的債券,因為當時美國的房地產泡沫相當嚴重,甚至流浪漢都能貸款買房,一旦這些還款人無力支付利息,這些債券就會變為廢紙。所以葉抱一稱之為定時炸彈,而且開關不是我們能控制的。

勤姐看到別人通過股票能賺大錢,自己也想參與,銷售向她推薦「迷你債券」,看這包裝十分“專業”,其實很可能都是垃圾。



這種債券其實就是上面200億拆小的產品,是葉抱一給張融的策略。所以金融危機往往真正受傷的都是普通老百姓,大佬往往能夠賺足退出。最后勤姐因為破產而跳樓自殺,也警示我們「如果不了解一樣東西,不要輕易去投資它」。

2008年9月,美國第四大投資銀行雷曼兄弟宣布破產,整個世界都收到美國次貸危機的影響,全球經濟進入高度緊張狀態。韋航質問葉抱一為何幫助那些老板,葉抱一卻說我們根本無法改變人改變世界,因為人的欲望都是無止境的。



在這里我們很難用世俗的標準去判斷葉抱一的對錯,其實根本沒有對錯,每一種選擇都有好有壞。我相信葉抱一是根據自己內心深處的原則作出的選擇,只要他能夠堅持住自己的原則,對于他來說,就是做對了。至于別人怎么評價,其實沒有那么重要。

「善能生惡,惡亦能生善。」

葉抱一被逼迫繼續幫助霍堅等人,整個團隊分崩離析,秀頤被殺,阿寧韋航兩人被送往國外,葉抱一換來了當官的條件。



2018年,韋航策劃推翻葉抱一。他的團隊找到百傳媒,教他們如何炒作賺錢,回報是揭露葉抱一的罪行。這種炒作方法其實很簡單,就是創造故事,著名導演、著名演員、著名IP,把他們全揉合到一起,造聲勢。聲勢大了,投資的人也就越來越多,股票也就越來越漲。票房、輿論等都可以被輕易操縱。



韋航沒想到自己收到的關于葉抱一的罪行都是假的,完全功虧一簣。而葉抱一早已計劃辭去經濟發展部副部長,轉去金融管理部當總裁,領導更大的項目。



香港金融管理局(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HKMA,簡稱金管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轄下的獨立部門,負責香港的金融政策及銀行、貨幣管理,擔當類似中央銀行的角色,直接向財政司司長負責。

《西西弗斯》(Sisyphus,1548-1549年)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藝術家「提香」的作品。



西西弗斯是希臘神話中的人物,與更加悲劇的俄狄浦斯王類似,西西弗斯是科林斯的建立者和國王。他甚至一度綁架了死神,讓世間沒有了死亡。最后,西西弗斯觸犯了眾神,諸神為了懲罰西西弗斯,便要求他把一塊巨石推上山頂,而由于那巨石太重了,每每未上山頂就又滾下山去,前功盡棄,于是他就不斷重復、永無止境地做這件事—諸神認為再也沒有比進行這種無效無望的勞動更為嚴厲的懲罰了。西西弗斯的生命就在這樣一件無效又無望的勞作當中慢慢消耗殆盡。

葉抱一在此想表明,每一個在金融市場的人都是西西弗斯,沒有人可以一直將石頭推到最高點,我們的一生很有可能就在這過程中荒誕的度過。「究竟是不知道自己的生活就是荒誕,而生活在荒誕中,還是知道自己的生活就是荒誕,但仍然推石頭上山,哪一種更悲劇呢?」

葉抱一最后說到「我想盡快把石頭放下來」,在筆者看來,是想逃離出金融市場的荒誕,去真正執行一些好的項目,助力實體經濟。

韋航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讓我們一同期待劇情的進一步推進。

本文如有不準確之處還請指正。

-End-


已經有0人打賞共0水晶幣
贊(23) | 評論 (4)
分享到:
2019-12-05 12:06 來自網站 舉報

pk10回血方法